和我无能的前半生的大部分时候一样,我拿这些西装革履的流氓完全没有办法,我不能抑制地又说了脏话,“我操,你们他蚂的怎么这么流氓?”
– 罗永浩 《秋菊男的故事》

今天早晨起来没吃饭,去Smartisan T1的线下体验,回来之后去联通那换了个套餐,排队排了一个半小时,到学校的时候已经一点多了,就去超市买点东西吃。
结账的时候我就突然想起来之前在宿舍的时候跟同学说,这几天的小浣熊里又有“再来一包”的卡片了,他跟我说,不要攒好多然后一下子去兑换,他可能不给兑,基于以往的经历和当前市场现状,我表示赞同。
所以结完账了我顺嘴问了一句,我说,小浣熊里有“再来一包”的卡片,这里能给兑换吗?实际上这个问题本身就已经很愚蠢了,为什么不给呢?但还是那句话,基于以往的经历和当前市场现状,倒也显得理所当然。
我在这里描述的时候不太想称呼那个售货员为阿姨,所以叫她老娘们儿。
老娘们儿说:有的给兑,有的不给兑。
我就很疑惑,又问:什么叫“有的给兑,有的不给兑”?
老娘们儿说:那卡片都不一样,有的是能在这兑的,有的是要到网上兑的。
我觉得说的也很有道理,但基本等于没说,我学历不高,但书还是读过一点儿的,卡片上要是说要到网上兑换,我会傻了吧唧的拿着卡片到你这来吗?
然后我就说:那也就是说,那种再来一包的,写着到零售商那兑换的,你这就能兑,是吗?
老娘们儿终于抛出我最讨厌的那句话:不行,得是在我们这买的,才能兑。
我一直觉得这种说法神经病,加上没吃饭,我一饿就着急,脾气就不好。诚恳的说,最近听老罗语录什么的比较多,加上昨天前天看了两遍他和王自如对峙的视频,所以顿时我的感情就上来了。
我说:那你怎么确定是在你这买的呢(或者:那我得怎么证明我这个小浣熊是在你这买的呢,记不太清了)?
老娘们儿显然恍恍惚惚,闪烁其词:在我这买小浣熊,我们一般都是给开小票的。
我一听就不爽了,因为我酷爱吃小浣熊,尤其是烤肉味,基本每天一包,我在她这买小浣熊买了四五次了,每次都四五包,但从来没有人跟我提过小票的事情,你这个“一般”是什么意思呢?没开就是没开,什么叫“一般”给开呢?没给我开啊也。况且我也没有拿着一沓子卡片扔你柜台上让你给我兑换,你这样是干啥呢?
然后我就说啊:那不是吧,我在这买了四五次,每次四五包,但从来没给我开过小票,也没跟我提过开小票的事情,你这个一般是什么意思呢?
老娘们儿仍然固执的说:我们一般都是给小票的,尤其是小浣熊这种,可以兑奖的,我们都是给开小票的。
然后我就又问:可是我确实是买了四五次,每次四五包,你没给我开小票啊?
老娘们儿直接转移话题:你们拿来,我就给你们兑,你都不知道,不光是小浣熊,之前…
我已经很生气了,就说:你跟我说这个干嘛啊?
老娘们儿显得很权威:我给你解释,你就听。要是拿来我就给你们兑…
我就打断她:那你跟我解释这个我不关心,你先解释,你说一般给开小票,但我买了好几次,但没有人给我开小票,这是怎么回事?
老娘们儿脸一沉:那你拿来,我能兑就给你兑了呗。
我当时已经觉得没有办法跟她继续对话下去了,瞪了她一眼,说了一句:真是的。
就走掉了。


真的,你每天在各种场合都能遇到这种老娘们儿,把你搞得非常痛苦。交个话费,那业务员脸上那个不高兴,简直不爱理你的那个样子,我他妈是给你送钱的,我是管你要钱的啊?就算我管你要钱,你说不给不就得了吗?充个洗衣卡,不能充,只能交四十,我说是说这个卡是一次性的,不能充,没了再重新办吗?恩,四十。四十你个蛋啊,最后听别人说了才弄清楚,是每次充值要充四十而已,这玩意表达起来那么难吗?四十,四十的,我去充钱洗衣服,我让你给我洗衣服了是怎么的,那个样子让你问都不敢多问,真他妈神经病。
整天都是这些傻老娘们儿,弄得你忐忐忑忑,胆战心惊的跟她们打交道,非常痛苦。


我决定以后跟她们对抗到底!